是B型血的怪胎还是B型血的怪人

2018-06-11 17:45:04 栏目:健美 编辑:$article.author}

我,B型血,安可说是怪人,我说是怪胎。爱喝橙汁,喜欢酸酸麻麻辣辣的东西。食量不大,与人吃饭时,很容易的就饱,浪费一桌的饭菜(但也常常很容易就饿),安大叔曾戏言:“再美味的东西跟你同食,都不可口了!”爱吃些小点心和小零食。一个人的时候会很孤独,很多人热闹的时候,心里更孤寂。从小不会恋家,对父母无多牵挂,很容易的对人好,也对很多亲近的人淡漠。手机通讯录的朋友很多,但真正想要打电话的时候,却不知道可以打给谁?脾气很臭,让人觉得很孤傲,其实是心里有很深的不安全以及不敢信任,还有十足的怕麻烦!羞于表达,很沉闷,一场谈话很容易的就冷了场,是个有些无趣的人!发泄的方式是打扫房间、收拾衣物,爬山出一身汗,又或者一个人来来回回的逛!?

春节回家,睡家里的床是两个夜晚,吃家中的饭总共是5餐,没帮上老娘任何的忙,不会切肉,不会帮4岁多的外甥便便,不会帮他换裤子,被老娘及老姐好一顿训斥;不会应付老娘所有细碎的寻问。不会打牌,在屋后没有多少高度的后山上转了三小时,在祖父母的坟头站了一小时。走的时候,被老爸一味的催着:“早点走,晚了怕是没车到成都了!”除此不作任何的挽留。想起安可的训导:“你不是与几个人有仇,你是与整个社会有仇!”想起安可的规劝:“不要活得太自我,应该多考虑父母的感受!”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。此番回家,我本是抱着在家也醉一场,装一场疯的,结果是未能如愿,但却发现很可爱之事,姐是能喝不少的,堂哥一直鼓动着喝的,老爸却说:“少喝点,喝多了不好的!”其实他本已喝到正好了,却抢过那一杯酒,自己饮了一半,看着还剩一大半,自己又硬着头皮的喝掉了。我知道姐的酒量,又给她倒了半杯,哪晓得,老爸非得要说:不要喝了!杯子又被他拿走,自己喝了些,给我妈喝了些,连杯子也给收走了。哎,我只得和老姐相视,无奈的摇头。父母眼中,你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儿。这些许的酒,如何能醉得了老姐呢?看看老爸红扑扑的脸,实是可爱得紧!

回到重庆,晕睡三天,又是一场历经生死般的疼!兴许这便是对我自已对万物淡漠的惩罚吧?女人笑言:“你经历过如此的疼痛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一年痛12次,以后生孩子都不怕了!”弄得我又气又笑!和女人相识两年多了,真正的亲近起来,也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,哪一天分开,是否还会再想念呢?朋友越来越少,话题没了,时间没了,情感也都没了。我依然是个沉默的怪胎。其实我很想做个更快乐的傻瓜,至少目前还不是我想要的快乐!做个快乐的B

型血,做个幸福的小蝎子!

更多+

相关推荐

图文阅读